欢迎光临世纪风文化教育培训中心!

外教监管多环节存漏洞危机仍存 合规外教究竟在

时间:2019-08-11 19:03   来源:

  “被判的违法中介只是冰山一角,映射了国内大部分外教中介的现状。”在日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一起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后,一位从事国际人才引进的业内人士如是向《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透露。

  官方和非官方的数据显示,我国非法外教数量非常庞大,约有20万到30万人之多,是合规外教的3到5倍左右。

  从进入国门,到给幼儿们授课,外教在华工作涉及使领馆、出入境、外专局、教育部门、幼儿园等诸多部门和机构。然而,实际管理中多环节监管缺失,导致“非法务工外教”在中国长期大行其道。

  不仅是非法务工,仅近一年来,外教涉毒、外教猥亵儿童等事件也在提示着安全风险,加强外教监管迫在眉睫。

  据报道,日前,英孚教育7名外教徐州涉毒,就在7月25日,红黄蓝青岛万科城幼儿园一外教涉嫌猥亵女童被逮捕。

  在业内人士看来,刚需和利益驱动,给了不法中介可乘之机。但大量黑外教充斥更本质的原因,是合规外教资源获取有限、招募成本高、国籍间薪酬差异大等。

  有分析称,未来几年我国对外教的需求市场规模将达到百万人。面对增长如此迅速的市场需求,如何扩大合规资源,缓解供需失衡的矛盾,同时又不让监管失守,相关部门和政策或应给予更多关注。

  值得关注的是,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发现,因部门职权有限、登记管辖问题等,教育主管部门对幼儿园外教情况并不完全掌握,而即便幼儿园属于教育部门管辖,后者在外教问题上的位置也颇为“尴尬”。

  监管多环节存漏洞

  “多方监管的空白,导致了本案的发生。而本案所形成的黑外教‘一条龙’产业链,值得多部门反思。”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于靖民日前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

  7月1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了一起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被告是3名中国籍的外教中介人员,她们为谋取非法利益,明知外教没有合法入境务工手续,仍非法组织多名外教以短期学习签证或商务签证入境,并介绍到幼儿园任教。

  经审理,三人被认定构成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到2年不等。

  采访中,于靖民透露,多个案情细节令其印象深刻:外籍人员合法入境后,中介协助外教通过中国驻其他国家领事馆办理学习签证或者商务签证,使黑外教得以长期逗留国内;黑外教不仅为中介打工,中介还将黑外教引入自家开办的或者其他幼儿园,形成一条龙“产业链”;并且,中介有意识地规避法律,指导外教如何躲避检查。

  更令人震惊的是,还有不少外国人入境后并不与引进其入境的中介公司接洽,其在中国的真实行为和行踪完全处于失控状态。

  “这需要引起出入境管理、教育监管、市场监管、行业监管、幼儿教育机构、家长等各方面的关注。”于靖民说。

  他认为,出入境是外籍人员来华的第一关,出入境部门如果能监控到一个外国人频繁办理签证,但又频繁更换签证国家,是否应该有所警觉?监管和调查还是应该有的。

  “但确实会有很多外国人频繁出入中国从事商贸活动,二者之间的鉴别在实际操作中也存在难度。”于靖民坦言。

  审理中法院还发现,这些非法入境的外国人中,东欧、中美洲等国家的人较多,他们凭着“金发碧眼”似乎在冒充英语国家的人员。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外籍人员入境后,教育主管部门对幼儿园外教聘用的监管,也存在多处盲区。

  幼儿园为属地管理,但教育部门对民办幼儿园外教的情况并不完全掌握。

  一般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登记机关是民政部门,而营利性的则在工商部门登记。但无论登记部门是哪里,都需教育部门先颁发办学许可。

  但这种登记制度设计,导致了教育部门并不能对所有幼儿园实施监管。

  “这所幼儿园和早教机构都超出了朝阳区教委的管辖范畴。”7月24日,记者就一家民办国际幼儿园和早教机构中的外教是否有合法资质咨询北京市朝阳区教委相关人士,其如是表示。

  该人士进一步解释称,幼儿园的举办分多种办学性质,政府设立和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幼儿园、幼儿机构不在区教委管辖范围,而记者咨询的两个机构恰好属于此情况。

  “如果是教委管辖的幼儿园,教委相关部门是可以查询到外教信息的。”该人士说。而非管辖范围的幼儿园,需要联系其直属管辖部门。此外,外教信息也并不在区教委备案,但非法办学的情况,教委是管的。

  然而即便是教委管辖范畴的幼儿园,教育部门也处于比较尴尬的位置。

  北京某区教委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家长可以要求幼儿园提供两方面的资质,包括幼儿园聘外教的资质和外教在华工作的资质。如果幼儿园不配合提供查询,家长可以向教委反映,教委再向幼儿园询问。

  “如果幼儿园不出示,我们再帮着问一问。”该人士称。

  但黑园例外。“如果是黑园,未经教委审批设立的,我们就不管了。”该人士表示,外教资质并不会在教委备案,但是教委会调查幼儿园有无资质。

  “办学许可证,这是审查是否可以办园的第一关。问题在于审查项目中,根本不存在该园是否聘用外籍教师这一项,国家对幼儿园聘用外籍教师没有明确规定。”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原副会长、学前专委会第二届理事长杨志彬向《等深线》记者表示,问题的关键在于,教育主管部门是否主动担责。

  幼儿园外教的聘用是动态变化的。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外教的流动性很大。据了解,教育主管部门会对幼儿园聘外教的情况进行调查。

  “有要求、有必要的时候,我们会摸底调查。所以,去年的情况我们就不掌握。”上述某区教委人士表示。

  记者还了解到,外教资质并不是教育主管部门必须检查的内容,涉及教师的必检项目是在园中国籍教师是否有教师资格证。“如果检查时现场有外教,我们也会查。”上述某区教委人士称。

  但她也同时坦言,教育部门并没有职权对外教的资质进行管理,而是由外事部门和公安部门统一管理。“我们要是查询他们的资质,也是和家长一样的。”

  记者从北京市教委了解到,外教的管理和备案,主要由区教委的外事部门负责,市教委会对幼儿园进行抽查,但是否会抽查外教的资质,相关人士表示“不便透露太多”。

  “外教监管的问题是个黑洞,应该通过此案,各部门明确外教监管中的各自职责,主动担责。”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原副会长、学前专委会第二届理事长杨志彬向记者表示,非法务工的外教有很多,应该严肃地加以整顿和规范。

  他认为,学前教育是厚植立德树人的基础,请什么样的人做老师,是非常重要的。老师的举止言谈甚至是一颦一笑都会给孩子播下种子,所以要严赚美元格地对外教进行管理和规范。

  对外教的监管,杨志彬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第一,不管是哪个属性的幼儿园,都要通过外专局聘任,非法中介应该被取缔,不能让这样的中介干扰我国对外国人才的师资派遣;第二,无论是幼儿园还是中小学,教委应该对外教的使用承担监督审查职能;第三,应该强调法人负责制,一旦检查出外教不具有合法资质,法人应该担责。

  幼儿园:不能给家长看资质

  作为用人单位的幼儿园,实际上是黑外教产业链最后一个环节,在合规聘用外教上处于什么角色呢?

  北京市教委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对外教的审核,包括健康状况、有无违法记录等,都要审核的,审核的职责在用人方,“谁聘用谁负责的原则”。

  “如果聘用没有工作许可的外籍人员,是违法的,属于用黑工。”该人士称。

  他还表示,从行政职责上,对外教的管理并非一家政府机构,而是教委、外事办和公安局等多个部门负责。

  于靖民在审理中发现,有的幼儿园意识到聘用非法外教是有问题的,但并不认为这是触犯法律的“大事”。“合作的幼儿园属加盟园的比较多,有些幼儿园和中介公司长期合作,有些幼儿园也被中介蒙蔽。”

  上述北京某区教委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家长发现管辖幼儿园存在非法外教,可以向教委反映,教委将约谈、警告幼儿园,甚至要求幼儿园整改。

  但记者观察到,家长想了解外教的资质并不容易。

  记者以幼儿家长的名义咨询北京艾德维尔双语幼儿园,表示想查看外教的工作资质。但该幼儿园刘姓招生老师表示,不能给家长提供,即便是正式入园后,也不能提供。

  “不仅是我们幼儿园,其他幼儿园也不会提供外教资质给家长看的,教委应该也查不到,也不会给家长查这些信息的。”该老师说,家长选择幼儿园时要信任幼儿园,且教委每年都要年检。“如果是在中介聘请的外教,在教委年检的时候是不能出现的。”

  该幼儿园是上述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中涉案幼儿园之一,主打双语,学费高达1万元/月。

  该幼儿园曾使用过非法务工外教。三被告中的刘某霞供述,2017年6月,她曾将阿尔巴尼亚籍一名外教介绍去北京艾德维尔双语幼儿园工作,该外教当时持商务签证入境,签证到期时,刘某霞曾建议他去韩国办理学习签证。

  记者还了解到,该幼儿园管理团队运营的幼儿园非常多,但名字并不都相同。“我们的外教非常多,但都是英语母语国家的,且都在我们这里工作多年。”上述刘姓招生老师表示。

  不仅查看难,记者采访了多位家长后发现,很多家长并没有意识去主动查看外教的资质。

  “家长一般都比较信任幼儿园,很少去了解外教是否具有资质,更多关注的是外教形象、教课的好坏等,这在家长层面就又形成了一个空白。”于靖民表示。

  但于靖民也坦言,不排除有些非法务工的外教深受小朋友的喜欢。然而刑事司法要保持中立和谦抑,只是根据法律的规定,查处违法犯罪行为,不能“将手伸得太长”。“当然,如果外教虐待或伤害儿童,并造成严重后果的,那就属于故意伤害犯罪了,刑事司法当然会介入。然而,本案的核心问题在于处罚非法中介机构人员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故不涉及此内容。”

  事实上,幼教行业非法外教充斥的问题并不鲜见。今年4月,北京市通州区法院审理了北京首例伪造外教证书案,以使外教具有“合法身份”。

  今年2月,重庆市渝中区法院开庭审理的一起案件中,一家名为柏克莱的公司将不具有在华工作资质的外籍人员“包装”后,派遣到中小学、幼儿园任教,涉案有18名外教之多,这些外国人不仅大多来自非英语母语国家,而且大部分只有高中或初中学历,并且没有教师从业经验。

  实际上,国家外事部门已经通过制度设计,对用人单位聘用外籍人员事项进行审批与登记管理。

  “所有外籍人员在华就业都需要在‘外国人来华工作管理服务系统’提交申请。”北京外国专家局一位工作人员接受记者咨询时介绍称。

  该工作人员介绍称,幼儿园聘请外教,需先在国家外专局的“外国人来华工作管理服务系统”提交注册申请,资料获得审核通过后,幼儿园需用单位账户为拟聘用的外籍人员申报来华工作相关的许可。

  记者还了解到,如果外籍人员变更新职业,还需要先在系统注销工作许可,再重新申请。

  以幼儿园为例,上述北京外国专家局工作人员介绍称:“幼儿园只要有办学许可证,就可以注册申请聘用外教。”他还一再强调,聘用外教的资质,不是审批,是注册与申报。

  但在杨志彬看来,幼儿园只要具有教育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就可以申请聘用外教,这个门槛过于宽松,值得商榷。

  值得一提的是,外国人来华工作管理服务系统中的用人单位信息、外教信息,如果与教育、出入境等部门实现信息共享,那么外教的监管就有了一个很好的“抓手”。

  但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这个“抓手”或还需要完善。

  合规外教缺口大 急需扩大资源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目前用人单位招募外教的渠道很多,有通过自身资源招募的,但大部分是通过招聘网站、平台进行,这也是主流的招聘渠道,但这些平台只进行资源的对接,后续不管,而且能招募的符合工签手续的外教有限。另一个渠道是通过领英、Facebook等海外媒体和平台,中介机构对外发布招聘信息。也有用人单位通过线下招聘会等渠道招募。

  但在监管之外,实际上外教市场的规范发展正面临合规外教资源不足的掣肘。

  为了让孩子具有“国际范”、英语学习不输在起跑线上,近几年英语教育市场发展迅猛。

  仅以少儿英语市场为例,相关教育行业市场调查数据显示,少儿英语市场规模已经超过500亿元,近5年的行业平均增长率维持在20%以上,远超行业此前预期。

  而教育机构也热衷聘请外教,来提高档次、吸引生源。记者注意到 ,只要跟双语、国际沾边的幼儿园就收费不菲,甚至学费都在万元以上。

  市场火爆,使得外教需求大增,但也让不法中介瞄准了机会。

  “因为市场需求很大,所以我们才要雇佣这些持有非工作签证的外国人。”前述案件涉案被告供述。

  “幼儿园的外教缺口还是很大的。”杨志彬告诉记者,很多民办幼儿园,以双语、洋面孔提高收费,这个现象比较普遍。目前黑外教比持证合法外教多是肯定的。

  官方和非官方的数据都显示,我国非法外教数量非常庞大,约有20万到30万人之多,是合规外教的3到5倍左右。

  2018年,国家外专局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从推广赚钱事教育行业的外国人已达40多万人,但按照最新政策标准,合法外教数量仅占三分之一。

  中国国际人才市场国际教育部部长王雨石向《等深线》记者表示,目前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人已超过95万人次,国内市场对外教的需求规模超过30万人。

  但据他估计,按照国家政策标准,我国内地在册的合法外教也就约六、七万人,而非法外教大约是合法外教的3倍,甚至是5倍之多。

  在王雨石看来,国内对外教的刚需和利益驱使,让不法中介和用人单位钻了政策的空子,多方面原因值得关注。

  一方面,中介对合规外教资源的获取有限,导致合规外教供给不足。

  王雨石向记者介绍,目前市面上的外教中介机构以中小型和个人中介居多,大部分中介对海外市场的开拓能力不足,手中的外教资源也相对有限,为满足市场对外教的大量需求,违规招募不符合资质要求的外国人成为许多外教中介的选择。

  “被判的违法中介只是冰山一角,映射了国内大部分外教中介的现状。”王雨石表示,为了规避工作签证资质的问题,一些中介还通过伪造证件、办理工作签证和旅游签证的方式帮助外国人入境。

  而另一方面,合规外教与不合规外教薪酬差异大,也使得中介以及用人单位更愿意使用黑外教。

  “都是外教,但是来源国不同,工资水平差别较大,工资起点有很大差别。”王雨石向记者进一步解释称,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多是发达国家,按照美国大学毕业生起薪每月3000美元左右来计算,合人民币要2万元左右。如果中国的薪水低于这个水平,很少有外教愿意来。但是来自于乌克兰、俄罗斯等东欧国家的外教更愿意在中国务工,其在本国的薪水大约每月5000元人民币左右,在中国可以拿到8000到1万元左右。

  薪酬差异,利益的驱动,让部分中介开始违规招募、派遣不符合我国要求的外教。

  “一些中介机构大部分是掌控这些黑外教做派遣,每月用人单位给中介2万甚至3万元费用,其中包括外教工资、中介服务费等,中介机构把黑外教派到学校教学,每个月中间的差价非常大。”王雨石说。

  据记者了解,一旦黑外教被我国出入境部门查获,不法中介要面临刑罚、被处罚金等处罚,但面对每个人头纯挣五、六万甚至十来万元来说,不法中介还是选择知法犯法。

  与此同时,相比黑外教,合法外教的招募成本也更高。

  王雨石告诉记者,合规招募母语外教成本很高,同时还要搞定外教的工作签证手续,中介基本无利可图,也就没有动力招募合法外教。

  事实上,我国全面实施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制度后,也使得英语外教的来源国大幅减少。此前,英语外教的国别并没有限制,但2017年4月1日开始,教授英语的外教原则上要来自英语为母语的国家。

  面对当前市场和资源现状,王雨石认为,破解外教问题首要的就是尽快扩大合规外教资源。

  记者注意到,2018年4月,好未来旗下外教服务机构Career China发布“千人计划”,宣布将为国内教育机构从海外引进符合工作签证标准的1000名以上外籍教师。

  而在资源之外,王雨石认为,非法外教充斥,还与社会、教育机构、家长的意识有关。

  “一个口音非常好的母语为英语的黑人老师,在家长眼中还不如一个金发碧眼的来自于乌克兰、俄罗斯等东欧国家(记者注:东欧国家的母语不是英语)的外籍教师。”王雨石说,甚至有一些家长认为黑人外教会吓到孩子。

  “如果没有正向的海外引导和宣传,不会有太多外国人考虑来中国任教。” 王雨石向记者表示了他的担忧。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我国明确了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在园儿童占比要达到80%,目前全国各地都在开展部分民办幼儿园转普惠性幼儿园的工作,那么开设什么课程等需要教育部门审批。杨志彬认为,未来单从幼儿园的角度说,政策对外教市场或将有一定影响。

  记者 孟庆伟

  责编:王铖昊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6 txce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世纪风文化教育培训中心 苏icp备11046917号-1